23年“以酒為伴,因酒結緣”的AG紅老羅
時間:2021-03-11 / 來源:AG鋼鐵集團 / 作者:寧鋼小編
在AG紅,老羅“愛喝酒”是出了名的,你要是去找他,還未進他的辦公室,就能聞到酒香味兒,如果在辦公室找不到他,那他一準兒是在釀酒車間品酒。
“與酒初識”
1997年8月,22歲的老羅走進香山酒廠,成為包裝車間一名普通的包裝工。因對釀酒的喜愛和鑽研,幾個月後,他被調往釀酒車間做調酒工。在釀酒車間,每天與酒打交道讓他對釀酒產生了更加濃厚的興趣,隻要是有不懂的技術問題就去請教車間的老師傅,業餘一大半的時間都用來看與釀酒有關的書,慢慢的,他積累了越來越多的釀酒知識。
 
當時香山酒廠負責白酒研發的武興忠老師,發現了眼前這個年輕人對釀酒的那股子癡迷勁兒,同時也被他的踏實好學深深的打動,便將自己的釀酒技藝傾囊相授。老羅說:武老是他的啟蒙老師,是真正帶他進入釀酒行業的人,不僅傳授釀酒技藝於他,更教他為人處世的道理,是他一輩子的恩師。
“以酒為伴” 
自從正式入行後,老羅更是除了睡覺,酒不離身,奔走於車間和研發室之間,過著“以酒為伴”日子。對自己調試的每一款酒,都會在原料選擇、調配比例、物化原理、溫度控製、發酵時間、成本節約等環節細細斟酌,傾盡全力,這個過程就如同養育一個“孩子”,悉心照料、無微不至。經常和他打交道的同事麥金鳳說:羅工對每一個“孩子”都傾注了全部的心血,我是看在眼裏的,那真是深入骨子裏的。

為了提升釀酒技藝,掌握最前沿的釀酒知識,他參加了大大小小和品酒有關的培訓,經常是從早上喝到下午,一天下來舌頭都變成黑色了,火辣辣的,但他卻沉浸其中,對這個訓練樂此不彼。
孜孜不倦的學習,讓他從最初的聞酒、喝酒,到最終的品酒、釀酒,從最初的包裝工,到現在的白酒研發工程師。老羅說:學到了總歸是有用的,如果自己不學習,這“以酒為伴”的機會怎會落在我身上。
“因酒結緣”
如果說“以酒為伴”是老羅收獲的幸福之一,那“因酒結緣”就是他收獲的另一個幸福。在香山酒廠,他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——張文霞。張文霞比他早幾個月進廠,在工作中經常幫助他,朝夕相處間,他慢慢的喜歡上了這個熱情美麗的姑娘。在他“死纏爛打”的愛情攻勢下,1998年8月,他們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兩個人美好的愛情故事也成為香山酒廠的美談,被大家稱為“香山第一對”。

婚後,老羅的工作越發的忙碌,家中大小的事務基本都是妻子張文霞承擔。2009年,張文霞被晉調到品管科當科長,工作地點是在中寧,為了照顧丈夫、照顧家,張文霞放棄了晉升的機會,繼續留在中衛工作。每每說起此事,老羅都覺得心中愧疚,覺得欠妻子太多。他說:這輩子能娶到這麽好的老婆,還得感謝酒牽的紅線。

采訪環節,看看老羅怎麽說:

小編:是什麽原因讓您在AG紅一幹就是23年?
老羅:一是自己喜歡酒,也喜歡咱中國的酒文化,中國的釀酒工藝和技術在全世界是比較先進的。二是自身調酒的水平還需要精進,希望自己能夠調出品質更優的酒。三是通過釀酒,自己算是取得了還算可觀的成績,這些一直激勵著自己做下去。
 
小編:您最想和家人說些什麽?
老羅:因為有了妻子對我的支持和肯定,我才能在工作上無後顧之憂。老婆這麽多年辛苦了,我有現在的成績有你的一大半功勞,今後會更加的努力,為我們創造更美好的生活。
 
小編:在工作中您有什麽經驗傳授給大家呢?
老羅:工作經驗和方法就是酒廠老一輩人總結的六個字,“手勤”、“腿勤”、“眼勤”。該動手時就動手去幹,該走該跑的時候就去走去跑,多去看、多觀察,隻有這樣才能發現問題,總結經驗。
 
同事們眼中的老羅
 
陶鴻山:他跟我一樣都是悶頭苦幹型的,不善於表達,就想著把事情幹好、做好,內向型的人。技術研究上出現分歧,我們兩個都是相互溝通,討論達成一致,釀酒的過程就跟種田一樣,技術的參數都是需要經過長期的實踐,都需要親自去做親自去看才行,經驗都是長時間積累的。
 
劉吉軍:在廠裏口碑好,和同事關係也都非常融洽,有啥問題和大家一起討論,工作負責任,細心。
 
麥金鳳:幹活踏實,配合度高,創新意識比較強。從基層一步一步幹上來的,沒有任何架子,非常熱心。

“為酒前行”
23年,老羅“癡迷”於酒,也因酒收獲了事業與愛情,這是他這輩子最為驕傲和自豪的事情。
 
采訪結束,老羅自信滿滿的說:現在,有集團AG堅實的後盾支持,AG紅一定會將中衛釀酒的文化長久的傳承下去。這也是他這個寧鋼人,AG紅釀酒的老員工繼續前行的動力。
關注我們
AG鋼鐵集團版權所有    寧ICP備16000181號-1  寧公網安備64050202000156號